楠峥

大写王吹,方王风味。吾王万岁万万岁。

【周叶】后来 (全)


“小周,第一次上场感觉怎麽样?可别太紧张了啊。“

面对队上前辈的话周泽楷只是微笑着点头回应,首秀就得面对传统劲旅嘉世实在说不上运气是好还是不好。距离观众进场还有一会,和队友们坐在休息席上视线扫过空荡荡的会场最后落在了对面休息席的嘉世队长身上,不自觉的捏紧了手中已经微微泛黄的票根。


“想要更接近你一点。”


那是一年夏天,从朋友手上要来了荣耀总决赛的门票,位置算不上太靠前但是勉强能够看到台上的选手。台上的大屏幕上正直播着两队打得不可开交的战况,经过一阵僵持对手倒下而斗神一叶之秋仍然屹立于赛场之上,大屏幕上打出荣耀两个大字,随即而来的是观众席裡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第二赛季的冠军还是嘉世战队。


紧握着手中的票根,站在拥挤的人潮里踮起脚努力往台上看去,等待着斗神的操纵者从比赛席裡面出来,只是一眼也好,想要看看他的样子。不其然,过没多久从比赛席裡一个穿着红色嘉世队服的身影步出,在漫天的彩带中只回头笑着看了一眼欢呼的人潮就转身回到了后台休息区。看着人的笑容彷佛整个赛场的时间都变慢,看着他转身离场步进后台,台上人来人往,身边的欢呼声渐小,旁边的其他观众开始离开,场馆的灯光慢慢亮起,周泽楷的视线还是一直停留在人离开的那扇门上。


后来,这个画面一直在周泽楷的脑海裡一记好多年,甚至连本人都没有发现。



比赛开始,跟着队员上台与对手握手,作为新队员站在了队裡的最后尾,礼貌性的逐一向对方点头微笑并握手,直到终于来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人的手比自己的略小握手的时候可以轻易把人的手包裹在手心裡,视线对上人一张笑得不以为然的脸跟那时一模一样,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看着与人相握的手。


“…… 前辈好。”


“哟,是新人呀。加油吧,不过就算是新人我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啊。”叶修笑着鬆开了手又拍了拍人的肩膀俯身凑到人的耳边轻声说道:“待会比赛完了在后门对外便利店等我?”恶作剧一般故意往人耳边吹气惹得周泽楷不禁稍微缩起了肩膀,抬起头看去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已经转身离去,留下周泽楷一个人在原地还在回味着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比赛结束而结果毫无悬念,有点丧气的揉了揉脸颊收拾好自己的键盘鼠标走出比赛席,和队员们回到休息室做过了赛后检讨之后推说等下有事完了自己回宿舍,背起了背包套上连帽衫一个人走到比赛场馆后门对外的便利店等着人,买了一罐咖啡心不在焉的咬着吸管一直透过玻璃看着后门的位置,直至人影出现脸上露出微笑走到门前迎接他。


“前辈。”

 “来了呀,小周是吧?你等等我我买点东西。”向着人翘起了嘴角,叶修自顾自的进到店裡拿了两瓶饮料就走向了收银处,周泽楷不经意的瞄到叶修在收银台前拿口香糖的时候顺手多拿了旁边一个小盒子一块结账,摸了摸发烫的耳垂不好意思的别过了头站在店门口等人。


叶修一手提着塑料袋另一手勾了勾周泽楷的手臂又鬆开。“小周住宿舍对吧?那就去我的房间好了?正好队里住的酒店离这儿不远。” 


“……嗯,房间、没有别人?”听完人的话周泽楷不禁感觉双颊发烫,伸手揉了揉脸颊跟着人在大街上走着。


“大床房,我一个人住。”若无其事的开口回答顺带回头朝人眯起眼睛一笑,周泽楷感觉自己彷佛硬生生吃下了一记怒龙穿心破,只能一脸梦幻的跟着人走,以致于后来他们是怎麽去的酒店都不清楚。


踏出升降机门,跟着叶修来到房门前等着人从口袋裡摸出房卡开门,本来就不多话的周泽楷一路上只是安静的跟着人走,短短的几分钟裡脑中已经对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进行了十万种假设,看着人的背影只觉得唇干舌燥。


进到房间之后,叶修随手把塑料袋放在桌上,从袋子里拿出一瓶饮料拧开了瓶盖坐在床上喝着,一边喝还一边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懵然的周泽楷笑。


“小周干嘛呢,来,坐啊。”叶修说完还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向人示意,周泽楷只好脑袋发麻的乖乖坐在人旁边,双手不知道应该往哪儿放,眼睛也一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不知所措。


叶修看着人的样子笑得更欢,手撑在膝上托着下巴看着人,不紧不慢的喝着饮料。“所以小周啊,你觉得我叫你来是要干嘛呢?嗯?”把空了的瓶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叶修笑得一脸微妙边说还便往人身旁凑近,周泽楷被人直勾勾的眼神看的喉咙发乾下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心裡像是被猫挠了一把更觉得慌乱但还是乖乖的坐在原位一动也不动,抬起头看着旁边的人眼裡尽是疑惑。


叶修靠得很近,像是故意一般在人的耳边轻声低语带出阵阵温热的气息撩拨得人颈侧酥麻刺痒,下一秒就顺势双手环上人的腰把下巴枕在他的肩膀上,抬头含住了人的耳垂西先是轻轻啃了一下


“当然是要干呀。”


肉的部分走这边: 

http://wx3.sinaimg.cn/mw690/bd6313eegy1fciatykskej20c82yyaf3.jpg



“握手差不多就可以了吧?喂,轮迴的队长,你们家新人好像当机了啊。”


叶修看着眼前的握住自己的手的小后辈一脸恍惚的样子不禁无奈的一笑只好向着轮迴队伍最前端的轮迴队长招了招手示意。


“喂,小周发什麽呆呢……好了快回来,比赛要开始了。” 被队裡的前辈推着往休息席走去的路上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刚刚到底干了些什麽事之后只想躲在后台休息间裡再也不出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麽第一次与憧憬已久的前辈见面就会这麽失控,不知道自己在前辈心中留下了怎麽样的一个印象…… 周泽楷把手复在眼睛上,深呼吸了一下用力的揉了揉脸颊决定不再去想。


“小周,下一场你去吧。”  

“好。” 周泽楷拿起搭在椅子靠背上的队服外套穿上,站起来往比赛席走去,场内观众欢呼声如雷贯耳,台上的灯光亮的有点扎眼。抬起头往场馆的另一边看过去,那个人正在另一面的休息席目光专注的注视着台上的大屏幕。再朝着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周泽楷进到了比赛席裡,把手中的账号卡插到读卡槽上。


总有一天,我会和你站在同一个高度上。


前辈,请你等着我。


“小周,待会到了酒店到我房间一趟吧,之前有些文件忘了给你了。”


世界邀请赛的庆祝酒会过后,叶修和周泽楷坐在回程的大巴车上,叶修已经把原本颈上的领带扯松第一颗扣子也解掉了,他靠在了车窗上闭着眼,话说得漫不经心。周泽楷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仗着人闭着眼周泽楷的视线落在人脸上以后就多停留了一会,随着车子的移动窗外的灯光映照在他的脸上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 。


“好。”


闻言叶修睁开了眼睛看向人,两人的视线对上周泽楷慌忙别过头看向别处,人的反应让叶修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这是怎麽了吗?叶修伸出手揉了揉周泽楷的头髮。


“也没什麽重要的…… 世邀赛也完了冠军也拿了,取个文件而已,枪王有什麽好紧张的啊。”


“……。”


叶修的房间在最高的楼层,一行人进了电梯每停一层裡面的人都出去一点,直到最后电梯裡只剩下叶修和周泽楷两个人。周泽楷一路无言叶修也没有想要跟人展开对话的意思,两人就一直沉默着直到叶修把人带进了房间裡。


“正好我有些话想问你,”叶修取过桌上的一叠文件递到人手裡,抬头看着周泽楷。叶修觉得周泽楷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总是一直的看着自己,每次看过去的时候总是能与人对上视线。一次两次可以当作凑巧,但是每次都是这样,周泽楷的视线总是在自己身上,叶修知道这不是凑巧,他觉得自己知道这意味着什麽。 


他想要从周泽楷口裡听到那个答案。


“小周啊,你对我……是怎麽想的?”


周泽楷看着人张了张嘴好像想说点什麽,叶修可以看到他眼神裡的慌张,周泽楷的眼睛一直像一个毫无波澜的湖泊水深不见底,此时却像是有小石子落入湖裡泛起了阵阵涟漪。


“尊敬的前辈?可敬的对手?一同作战的队友?”


“不…… ”周泽楷摇了摇头显然有点着急,伸出手拉住叶修手臂把人西服衣袖上抓得起皱,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妥之后又收回了手。周泽楷不明白叶修提问的意图,与其说是不知道应该怎样的回答,倒不如说是不知道叶修希望他怎样回答。


“不?嗯…… 那就是一直的竞争对手?假想敌?想要超越的人吗?所以一直留意着我?” 叶修也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周泽楷的想法并不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的话应该怎样打圆场,他甚至就连对白台词都已经想好了,这大概也是叶修的一个老习惯了,就像在比赛场上一样。


一步一步的逼近着周泽楷,叶修看着人眼裡尽是戏谑,笑得像一隻大尾巴狼。周泽楷咽了一下口水,试着冷静下来面对人的步步紧逼,视线从人脸上移开打算分散一下注意力。叶修边说话边凑近着周泽楷,近得周泽楷觉得他好像可以闻到人身上淡淡的洗衣粉味和烟味,叶修说话的时候喉结上下滚动,衬衫解开了第一颗纽扣可以看见裡面的锁骨…… 更加不能冷静了。周泽楷伸出手握住人的肩膀不让人继续靠近,手心触碰着西装外套隔着布料隐若能感受到叶修的体温。


“……喜欢。”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会怎麽回答自己,他到底想从自己那裡得到一个什麽样的答案?叶修抬起头看着周泽楷,眼裡满是笑意的勾了勾嘴角。周泽楷觉得这个表情很让人熟悉,那是叶修计划得手的时候惯有的表情。



周泽楷看着面前的叶修觉得他的眼裡有一种志在必得的张狂,这对于叶修来说算是世邀赛大捷的馀兴节目吗?深呼吸了一下,周泽楷顺势双手把人搂在了怀裡,他的手抱得很紧两人 之间几乎没有一丝缝隙。周泽楷把下巴抵在叶修的肩上闭上了眼,他的脖颈除了烟味还有一点淡淡的肥皂水味。


“喜欢你。”


叶修被人突然的动作吓到。虽然大致上如自己所料但是细节上却完全不一样?错愕的神情从叶修的脸上一闪而过,轻歎一般的呼出一口气,他抬起手回抱住了周泽楷,就像在安抚一个孩子般轻拍他的背。两个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安静的房间裡面只有微弱布料摩擦的声。


“以前就喜欢。”


……。


“特别喜欢。”


周泽楷抬起头看着叶修的眼睛,指腹蹭了蹭他的眼角。这个在脑海中出现了千千万万遍的场景,无数次在心中排练着的台词,一切都如此熟稔而陌生,就好像他们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在一起了,现在只是久别重逢。


叶修握住了周泽楷的手偏过头,唇落在人手腕的脉搏处。叶修闭着眼睛吻着周泽楷的手,微凉的嘴唇贴在手腕淡青的血管上感受着人脉搏的跳动,周泽楷的皮肤温度比叶修要高一点,脉搏上隐若有一丝淡淡的酒气。叶修的脸颊在人的手腕上蹭了蹭温热的鼻息落在皮肤上,抬起眼皮看着周泽楷轻轻一笑动作无比自然。


“真巧呀。”


叶修双手环在周泽楷的脖子上凑近去,侧过头贴着他的耳垂张口轻轻啃了一下。周泽楷一直只是抱着叶修的腰,拥着怀裡的人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碰到了床脚放鬆了身体向后倒下,两人一同倒在了床上。


瞬间的失重让叶修茫然,两人身体陷进床褥一声闷响。周泽楷就这样躺在床上抱着怀裡的叶修,叶修可以感受到周泽楷胸口的起伏和他呼吸的声音。两人沉默的相拥着,叶修闭上了眼手在周泽楷的背上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


“小周啊…… 我也是,我也是。”


叶修整个人被周泽楷包裹在怀裡,鼻腔裡充斥着他的气息。夏末的苏黎世夜裡还是有一点冷,西装外套带着一丝室外的寒意叶修的手探进了人的西装外套裡,隔着马甲还是可以感受到人温热的体温。就像贪恋人的温度叶修抱着周泽楷的手收的更紧了,把脸埋在了周泽楷的颈窝安静的笑着,像一隻撒娇的猫。


周泽楷低头看着怀裡的叶修,这个人正靠在自己的怀抱裡,他抱起来的触感是这麽柔软而温暖,这是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见的模样。周泽楷双手抱着人,没一会就忍不住要去亲他,他的唇落在叶修的额上眼角鼻尖一路往下吻去,叶修的脸颊因为喝过酒而微微发烫。大概是被周泽楷吻得不耐烦,叶修扭过了头想要躲开他的吻,周泽楷凑了过去在他的脖颈上轻轻啃了一口,牙齿蹭在了他颈上伴随着叶修一声嘶哑的呻吟声可以感觉到他脉搏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这个他心心念念的人此刻正在自己的怀裡,这是真实并不是在做梦。


像是试探一般周泽楷的唇复在刚才的咬痕上像是安慰一般的吻上去,见人没有做反抗就咬住了叶修的衣领把他的衬衫扯开,继续往下沿着喉结吻到锁骨上。亲吻伴随着小动物磨牙般的啃咬 。


叶修笑着双手在周泽楷的胸前推了推让他从自己的身上下去,


“小枪王啊,你这是要把我压死了。”


周泽楷看着被压在身下的叶修只是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双手却在已经灵巧的把人衬衫上的纽扣尽数解开。


叶修的西装外套早已被周泽楷扯掉丢在了床边,敞开的衬衫让他的身形一览无遗,大概是因为长期在室内活动叶修的肤色白皙,缺少运动但是还算瘦削……嗯,除了肌肉不太发达抱起来软绵绵的,让人想要捏一捏。


于是周泽楷就捏了一下叶修的小肚子。

 

叶修慌忙按住了周泽楷的手,停下了人的动作抬起头正好对上周泽楷的视线,两人在手上较劲一时之间僵住了动作,周泽楷还是摆着那副无辜的表情,叶修对着眼前的这个人哭笑不得,两人的僵持最后还是叶修退了一步,握住了周泽楷的手放到自己的脸颊上,轻轻歎了一口气: “你呀,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一点肉沫:
http://wx2.sinaimg.cn/mw690/bd6313eegy1fcib23tl2gj20c80s6t9z.jpg


抬起头,叶修也正看着周泽楷,眼裡除了反射着他的影子之外一无所有,一如当年的周泽楷。




多年后一个週日的早上,冬日裡难得的出了太阳蓝天上还挂着两抹白云,叶修把窗户打开,隐约可以听到楼下的钢琴声,拿着马克杯他坐到了餐桌前,拿起案上放着的电竞之家,头版就是关于轮迴战队新队长的报道,他把杂誌翻了翻又放下。


厨房裡传来温暖甜腻的香气,叶修拿起马克杯喝了一口热咖啡看向了厨房的方向。周泽楷拿着一盘还冒着热气的鬆饼出来,把鬆饼放到了桌上往盘子上浇上糖浆,从冰箱裡拿出一盒黄油切了一小块放在鬆饼上,黄油在热腾腾的鬆饼上化成了一滩和糖浆溷到了一起。


周泽楷坐到了叶修的旁边,拿起了他放到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咖啡,吃着鬆饼视线停留在桌上的电竞之家封面上停顿了一会,抬起头看着叶修脸上亮起一个微笑。看着眼前的人叶修只是无奈的一笑,拇指蹭蹭周泽楷的嘴角拿起黏在人脸上的鬆饼屑,收回了手低头舔了舔指尖。


“小周老是吃这麽甜对身体不好呀。”叶修说着话从裤袋裡翻出了一包烟,行云流水的把烟点上,抽了一口托着头对着旁边的人一笑,故意把烟往他的脸上吹去。


“抽烟也不好。”周泽楷无奈的拿起一旁的杂誌煽了煽就继续吃着鬆饼,吃着吃着注意到旁边的人出奇的安静,转过头去才发现叶修还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看着自己出神,手上的烟已经烧了一半,烟灰落了一地。于是周泽楷只好一直回看着他,看看他什麽时候能意识过来。


终于在两人对视的第五秒叶修回过神来,讪讪一笑又抽了一口几乎燃尽的烟就把它掐掉在烟灰缸裡,揉了揉鼻子开始翻自己的裤袋。


“我说小周你也退役了是吧,之后有没有什麽打算啊?我觉得当个直播主赚点零花钱也不错啊……还是说打算回去上大学啊?”


叶修天南地北的跟人瞎扯着一边从裤子的口袋裡翻出了一团废纸,几张皱巴巴的单据还有三张荣耀账号卡,叶修把这些东西都摊在了桌上。正当周泽楷想着叶修的裤袋到底是不是什麽四次元入口的时候,叶修拿出了一个绒面正方形的小盒子轻轻放在了桌上并把它推到了周泽楷面前。


“如果还没有什麽打算的话…… 你看,跟哥结个婚也行啊。当然我也就随口说说……。”


周泽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旁边的人脸颊微红对上自己惊讶的眼神也只是不好意思的笑着,挠了挠脖颈后手放在桌上小盒子的旁边,手微微的屈成拳头拇指小幅度的磨蹭着食指的指节。


周泽楷知道这是他认真的样子,这是他紧张的时候的小动作,把手上的刀叉放下,他将叶修一下搂进了怀裡紧紧的抱住。


“好。”


相拥的时候就会渴望瞬间变老。


评论(1)
热度(40)

© 楠峥 | Powered by LOFTER